首名外國學生獲小野梓藝術獎‧導演楊毅恆揚名日本 Filmmaker Edmund Yeo becomes first foreigner to receive Ono Azusa Memorial Award for Art

首名外國學生獲小野梓藝術獎‧導演楊毅恆揚名日本 (星洲日報‧2011.04.03)


When your internet connection at home is so bad, it's demotivating to even go online, hence the lack of blog updates in the past few days. (aside from occasionally checking emails, and Facebook, I've been mostly kinda "off the grid", for the sake of reducing frustration and agony over crap Internet connection. I remember having faster internet connection during my dial-up days)

Anyway, I was on Sinchew Daily 3 days ago, on the 4th of April (Monday). It's basically an article about me receiving the Ono Azusa Memorial Award on the 26th last month.



One amusing thing when I went through the interview last Saturday was that I had difficulty trying to translate my recent favourite mantra "Anything less than awesome is failure", somehow the word "awesome" escaped my limited Mandarin vocabulary. So the translation ended up becoming "Anything less than perfect is failure" which made me sound even hardcore, or crazier. At least I had an easier time with "99 percent is still NOT 100 percent".

Anyway, I have posted the entire article below, (original article here, which has a funny little typo that I will not draw any attention to)

Now, I will switch to Chinese.

大家好, 我前几天已经在Twitter分享了被星洲日报刊登在早稻田大学获奖的事情。 如果你错过了, 以下就是那天的文章。

很荣幸。

(原文在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3日訊)“可能是因為科技的進步,讓我覺得人人都可以拍電影;因此,就買了一部錄影機,找了一群朋友,嘗試開始拍‘電影’。就這樣,看似不切實際的夢想成真了。”

大馬新晉導演楊毅恆在今年3月26日獲得日本早稻田大學“2010年度小野梓紀念獎——藝術紀念獎”,並且是該獎項設立52年以來,首位獲頒該獎項的外國留學生。

他對拿到該獎項感到非常驚訝,同時也很感動,因為評審們覺得他對藝術界是有貢獻的。

“我還蠻驚訝的,覺得日本也蠻開放,沒想到他們會把這個獎頒給外國人,很感動。”

憑3作品得獎

他憑其作品《金魚》、《虎廠》和《都是正常的》獲得該項獎項。小野梓紀念獎是紀念日本早稻田大學合夥創建人小野梓而設立的。

該獎設立於1959年,以表揚上學年度,在學術領域、藝術創作及體育方面有傑出表現的學生或學生團體。

楊毅恆說,除了獲得獎學金以外,從小就喜歡看漫畫和聽日本歌曲;對日本的欣賞,促使他決定到日本唸書和磨練。

享受拍攝過程
面對變數樂在其中


拍電影過程雖然會面對許多變數,但是楊毅恆常享受拍攝過程中的那些快感,並不會覺得辛苦。

“當別人問我,拍了那麼多短片,哪一部是最好的?我會覺得下一部將會是最好的,因為這讓我有繼續拍攝下去的熱忱。”

深受父親楊劍影響

他表示,拍電影是從小的夢想,也深受父親楊立群(前大馬寶麗金唱片掌舵人,常以筆名楊劍發表影評)的影響;小時候常常和家人到電影院看電影,因此非常好奇的想知道電影的由來。

“我們一家人幾乎每個星期都去看電影,它已經成為生活中的一部份了。”

他追憶年約5歲,看著恐怖的怪獸片時,母親為了安撫他,便說:“不用害怕,一切都是導演弄出來的”,讓他深深的感覺到導演的魅力。

“聽到媽媽的回答後,就覺得,哇!原來導演那麼厲害的,那我也要當導演。從那時開始就奠定了我想要成為導演的夢想。”

他說,爸爸是影評人對他來說並沒有甚麼壓力;相反的,父子倆會不時分享看電影的心得;電影已成為兩父子的話題和溝通的媒介。

“父母沒有阻止我,對我來說,就已經是最大的鼓勵。”

靈感來自周圍事件
多以浪漫方式呈現


楊毅恆目前正在剪接一部短片,以及籌備拍一部電影。

他表示,拍電影的想法都是從周圍所發生的事情得到靈感的;同時,作品中也比較喜歡以浪漫的或非現實的故事方法來呈現。

不完美就是失敗

楊毅恆對作品的要求非常的高,他覺得“不完美的,就是失敗”;因此,凡事都會要求盡善盡美,同時也會為自己的作品盡最大的努力。

“即使是99%,都不是100%。拍電影最重要的是盡自己最大的努力,這樣才會拍出好的作品。”

“有時候,人家以為電影只是娛樂,而忽略了其文學價值;其實各類型的電影都應該給予重視,且取得平衡的發展。”

他指出,電影是一個美好的平台,可讓觀眾有很好的思想空間。

星洲日報‧2011.04.03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