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对话张艺谋 Dialogue Between Ang Lee and Zhang Yimou


听了两位大导演的话, 有很大的感触和启发。

的确, 很多时候, 也觉得自己不是在导电影, 而是电影在导我。



今年终于拍了人生第一部长片《榴莲忘返 River of Exploding Durians》, 我也把这几年的忧愁, 愤怒, 都放下来了。 其实之前真的是觉得自己很无奈, 怎么一直都找不到任何人能资助我作品, 难道自己的“顶峰时期”真的是5年前, 25岁拍《金鱼》入围威尼斯影展的自己吗? 现在, 我也只能追寻自己的影子吗?

可是电影一拍完了以后, 我也没有这种念头了。 拍电影的确是一种修行, 也是一种治疗。

一讲起中国电影行业的时候, 我也突然想起了自己国家的电影。 现在马来西亚的电影行业看起来很不错, 的确有很多人也想参与拍摄, 希望可以拍下一部《一路有你》。 但是, 要看一个国家的电影行业好不好, 并不应该只是看票房, 而是尽量拍越多好片, 商业片也好, 独立片也好, 动作片也好, 文艺片也好, 每个领域都有好片, 那才能发展吧。 不应该只是为了挣钱而拍一些侮辱观众智慧的作品, 但也不应该为了自我陶醉, 自私的以”艺术“这个词而拍一些只有自己能看得懂的作品 (除非所有的电影资金都是自己的?) 我只是想找一个平衡, 就那么简单。

Popular Posts